她还年轻还有长路要走‧妈妈捐肾救女【筹足,停止筹款】(吉隆坡)3年前,19岁少女刘芷莹被医生诊断两个肾都已萎缩后,天天医院住家两头跑,每天得洗肾4次,一週就28次,日子就像“活着就是为了洗肾”,让她痛苦至极。曾经,这场病让她多幺无助,也令她一度绝望到极点,想寻死求解脱。在等待有心人捐肾的几个月里头,不只刘芷莹在受苦,寡妇妈妈陈翠金也一样,心力交瘁。由于不忍女儿天天受苦,加上更不愿见到女儿年纪轻轻就此赔上了健康,她毅然决定冒险一搏,将自己的一颗肾捐了给女儿,以延续女儿的性命。睁眼的那一刻,虚弱无力的陈翠金得悉移植手术成功了,令她心中生出一丝感动:为了孩子,这一切是值得的。为孩子一切都值得陈翠金母女是于去年2月,在社会大众的捐助下,得以进行肾脏移植手术。目前,母女俩的健康状态良好,但是刘芷莹偶尔还是会出现轻微的排斥现象,每个月必须到医院複诊一次。儘管尚在观察期,但对家人而言,芷莹能健康的活着,已让他们非常感恩了。《》记者早前移交由《光明公益金》拨出的首批紧急援助金3000余令吉给陈翠金母女时,回想女儿患病的过程,陈翠金(47岁,车衣女工)指出,当初她是因为不忍见到女儿年纪轻轻就要受这幺多痛苦,每每想到女儿或许从此就这样过一生,她当下决定将自己其中的一颗肾脏捐给女儿。“我不想女儿这幺小就要受病痛折磨,她还年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陈翠金自丈夫去世后,独立抚养3名儿女。她说,起初她曾询问两名儿子愿不愿意把肾捐给妹妹时,儿子一听到手术两个字就直喊怕怕了。用半年恢复体力“后来我就向医生提出我要捐肾,医生向我表明这项手术有一定的风险,必须慎重考虑,但我已经没有办法了,眼看女儿每天都在受苦,总不能期望马上就有人愿意捐出肾脏。”她坦言,在决意捐出一颗肾给女儿后,她不是没有害怕过。“我很紧张,很担心手术会出了甚幺问题,不过,在动手术的前一刻,我的心情却异常的平静,再次睁开眼睛时,医生就告诉我,手术非常成功。”“手术后,我整个月都没胃口吃东西,整个人瘦了大约2至3公斤,人也很容易疲累。那时,我比较担心的是会有后遗症。”出院后,陈翠金用了半年时间才完全恢复体力,现在她还得每年到医院複诊一次。询问她从哪里来的动力及勇气捐肾给女儿,她想了一下说:“只有为人父母者,才能真正体会到父母的心情。”“养育儿女真的不容易,不过只要子女听话乖巧就已经是我最大的安慰。”陈翠金别无所求,只希望一家人能健康平安地生活下去,就是她活着的最大动力。再忙也要亲手準备三餐自从女儿芷莹患病后,让陈翠金更懂得照顾孩子们的饮食习惯。为免孩子都在外头吃些既没营养又不卫生的食物,无论工作多忙,她也要亲自为孩子準备三餐。“经历一场生死大战后,芷莹现在更加注意自己的健康状况,且非常注意饮食习惯,她暂时不能吃补品类,只能吃有营养的食物和喝鸡精补充体力。至于我则需要忌口,不能吃刺激性的食物。”陈翠金坦言,儘管移植手术成功,但只要芷莹觉得不舒服或发烧,她还是会很担心女儿,深怕女儿又再度进入加护病房接受治疗。一週洗肾28次我很绝望患病期间的几个月,芷莹天天自暴自弃,她说,看见同龄的女生可以打扮得漂漂亮亮到处去玩,自己却得在家中及医院受苦,她不明白为何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生病期间,我每天要洗肾4次,一週就28次,这让我非常痛苦,也很绝望。我那时每天会做的事情就只有哭、发脾气和胡思乱想,想到自己从此之后就要过着这样的日子,我就不想活了。”报考SPM补习自修追课业患病后,芷莹就没再回到学校去上课,重新展开新生活的她已报考今年年尾的大马教育文凭考试(SPM),目前她靠补习及自修的方式,追上中四和中五的课程。不过,面对与初中课程截然不同的高中科目,芷莹坦言有点应付不来。“高中的科目和初中有很大的分别,加上很久没有上课,担心很难应付年尾的大考。”芷莹说,同学和朋友都已经中学毕业,各自忙着升学和工作,大家已经很少联络。从她的语气中,听得出她似乎显得有点落寞。“我的日常生活除了看电视、温习功课及偶尔和朋友去看戏之外,大多数时间都是留在家中休息。”询及将来的打算,她说,暂时还没有认真考虑过,一切必须都得等考试成绩出炉再做打算。母为女奔波劳碌早退被减薪为了一家生计,陈翠金与两名儿子都到外头工作,每天就只剩下女儿芷莹一人在家。她说,由于要照顾女儿,加上又担心女儿会想不开自寻短见,她经常迟到早退,因而常被老闆扣薪水。“女儿生病后常常无理取闹发脾气,那种感觉虽然很难受,但想通过后,就能体谅她发脾气的原因,因为我知道病人也不好受。”母子3人撑家计勉强熬过去刘家目前尚拖欠医院8000多令吉的医药费,陈翠金说,她和两个儿子的薪水加起来仅有2000多令吉,扣除缴屋租、一家人的生活费以及女儿芷莹每个月的医药费,一家人的生活还算勉强过得去。对于出外旅行及购买房屋,她坦言,不敢奢望太多。“我知道芷莹很想要一部电脑,也知道电脑对现在社会的重要性,但是有了电脑后,就会多出一笔上网费,以我们目前的经济来说,是不可能应付得了,或许等迟一点比较有能力时,我会再买给她。”《光明公益金》将继续发放读者早前所捐献的义款给陈翠金一家人,陈翠金感谢《》读者在这段日子以来给予他们一家人的关心与协助。母亲节送祝福妈妈最伟大“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个宝……”。自古以来母亲在许多人心中是伟大的,且是无人能取代,对于妈妈无私的付出与照顾,芷莹要趁即将来临的母亲节,透过《》对母亲说:“妈妈,您最伟大。”羞涩的刘芷莹对于妈妈的伟大,一直以来只是心存感激和感动,却从来不曾向妈妈表达出她内心的对白。记者趁陈翠金到厨房做家务时,向芷莹探询她想对妈妈说的话,但她只是害羞地说,她知道妈妈付出很伟大,但是话到嘴边却难以启齿。她说,在生病期间,每次闹情绪过后,她都会感到很对不起一直照顾着她的妈妈。“我很感激妈妈的付出,可是我不知道怎幺说,也不知道该说些甚幺。”询及她会否趁母亲节当天向母亲表达谢意,她微笑不语,只是说:“我还没有想到。”新闻背景咳嗽1月未癒少女双肾损坏2006年12月,当年仅有16岁的刘芷莹因为咳嗽长达一个月未痊癒,被送院检查,这才获悉原来她的两颗肾脏已经损坏,令一家人晴天霹雳。患病后,芷莹的体重从原本的48公斤降至41公斤,每次洗肾后整个人也特别累,大部份时间都处在睡眠状态。她除了不能到人多的地方,不能上学外,连新年也不能向亲友拜年。刘芷莹年幼丧父,家里的经济都是靠两个刚踏入社会工作的哥哥和母亲所赚取的微薄薪水维持,然而她每个月的洗肾费却高达1800令吉,教家人无法应付。原本家人透过报章向社会大众筹措10万令吉,以把芷莹送往中国进行换肾手术,不过基于筹获的款项不足,加上等人捐赠肾脏遥遥无期,陈翠金不想再让女儿受苦了,便决定捐出自己的一颗肾给女儿,以助女儿早日过回正常人的生活。‧2010.05.02